1. <pre id="l9gln"><ruby id="l9gln"><menu id="l9gln"></menu></ruby></pre>

    <track id="l9gln"></track>
    <acronym id="l9gln"><label id="l9gln"></label></acronym>
  2. 首頁
    新聞聚焦
    記憶衡水
    公益風采
    雨滴征文
    人與健康
    愛心聯盟
    雨滴信息
    關于春暉
    頂客排行
    人與健康
    夸夸我的“傻”伯父——王茂
    2019-02-24 15:55:24 來源:雨滴公益網 作者:王長青 【 】 瀏覽:2286次 評論:0
        說真的,我不愿提及這個真名實姓——王茂,因他是我的親伯父。
        伯父是土改時入黨的,披著滿腦袋高粱花子的莊稼人。他純樸好善,干別家的活計比干自家的活還認真。他脾氣犟,沾貪便宜的事不干,他說這心有愧,睡不著覺。一個賣桃的忘了要錢,他騎自行車追出5里多地付了款被傳為佳話。他公私分明,蔫干事,有時干在空地上,人們戲他是“傻老茂”。他沒有驚天動地的業績,僅以“個人的事再大也是小事,大伙兒的事再小也是大事”的口頭禪,薦行了他生命的價值。
        我是跟著伯父長大的。打我記事時伯父就疼愛我,吃的、喝的,只要我張開嘴,總讓我能活上。
        1953年,擴辦農業高級社時,時任村黨支部書記的伯父,知道集體沒錢,地里打井又刻不容緩,他拉著我和幾個年輕人,硬把自家老祖宗留下的磚大門樓拆除搞捐獻。無聲的命令帶動了村民擁躍挖“潛”,有錢的出錢,有磚的獻磚,有力的出力,很快打成了3眼井。
        1957年,我初中畢業回鄉,誰不愿找個舒適工作。正巧,市衛校招生,憑畢業證和村介紹信,考幾道簡單題就可錄取。萬沒想到,伯父拿我開了刀:“想去的人多了,農村缺知識青年,你得給我堵嘴”不讓去。我狠伯父,為這事哭了好幾天,也沒感動我伯父。
        1958年,轟轟烈烈的“大躍進”來了,上級要求我村到5里以外 的曹莊挖渠。當時正值三九天,大伙一聽都怵勁。在全黨全民總動員號召下,伯父親自掛帥,我第一個被點了卯當先鋒官。打凍塊,筐背,手搬,車推,鏖戰半個多月,提前完成任務。
        1963年突如其來的、平地能撐船的特大洪水,幾乎吞沒了我村。我家住在街心,地勢高,水沒進院,村邊的房屋接二連三的卻被水泡倒。伯父象瘋了一樣,把自家東西屋的木頭、椽子拆下來扛到水邊:“共產黨員跟我上!”第一個跳下了水,打樁、筑護村埝,使損失降到最低程度。
        次年,伯父病故,鄉親們自發地為他開追悼會送行。使我深深省悟:早年對伯父辦“傻”事的誤解愧疚而自責。一晃多年過去了,伯父的“傻”形象,如電影,幕幕在我腦海重演;“個人的事再大也是小事,大伙兒的事再小也是大事”口頭禪,成了我們的“遺訓”“家風”。
        2002年,我從縣農牧局退休還鄉。自購光盤、DVD,收錄機在家義辦太極輔導站;還騰出房子,買書、訂報創辦起多村中老年人參加的老年大學(后遷到村辦公室),我也成了小有名氣的“傻老帽”“傻二代”。


        河北省武強縣大郭莊老年大學王長青

    Tags:伯父 王茂
    責任編輯:靜客
    您看到此篇文章時的感受是:
    】【打印繁體】【投稿】 【收藏】 【推薦】 【舉報】 【評論】 【關閉】【返回頂部
    我來說兩句
    帳  號: 密碼: (新用戶注冊)
    驗 證 碼:
    表 情:
    內  容:
    伊人蕉久中文字幕无码专区

    1. <pre id="l9gln"><ruby id="l9gln"><menu id="l9gln"></menu></ruby></pre>

      <track id="l9gln"></track>
      <acronym id="l9gln"><label id="l9gln"></label></acronym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