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pre id="l9gln"><ruby id="l9gln"><menu id="l9gln"></menu></ruby></pre>

    <track id="l9gln"></track>
    <acronym id="l9gln"><label id="l9gln"></label></acronym>
  2. 首頁
    新聞聚焦
    記憶衡水
    公益風采
    雨滴征文
    人與健康
    愛心聯盟
    雨滴信息
    關于春暉
    頂客排行
    雨滴征文
    【雨滴征文】馬佩瑤的月亮
    2015-09-10 21:44:39 來源: 作者:余顯斌 【 】 瀏覽:3583次 評論:0
        天很干凈,白白的,水洗過一樣。今天,馬佩瑤起得很早。
        她不很高興,因而,也不太唱歌了。她的歌唱得很好的,在整個山陽中學高一年級,是很出彩的。每次有什么活動,有同學就喊:“馬佩瑤,唱一支歌。”大家聽了,都嘩嘩地鼓掌。馬佩瑤一笑,站了起來,就唱一支歌,唱《荷塘月色》,唱《趕馬的漢子》等,別說還真有點歌星的味道。
        她愛唱,進出都少不了歌聲。歌聲如鳥翅,噗嚕嚕亂飛。娘說:“花喜鵲。”
        她頭一歪:“花喜鵲不好嗎,娘?”
        娘就笑,她也笑。
        可是,今天相反,盡管天白亮亮的,盡管太陽干干凈凈的,盡管春天的花草,開得潑潑灑灑的。
        今天是星期天,她可以抽出整天的時間,整理一下家里。
        她拿著掃帚,將房子認真地掃著,看著掃把劃過,地下留下的印跡,她不吭聲。過去,她會邊掃邊唱:“小笤帚,單手拿。大笤帚,雙手抓。掃了星星掃月亮,樂壞小草和小花……”可是,今天沒有。
        屋子的電飯鍋里,咕咕嘟嘟的,煮的是紅薯糊湯。這在這兒,已經很少有人吃了,可是,馬佩瑤嗅著那種紅薯香,煩躁的心里,竟稍微有了一絲溫暖,有一絲踏實。
        娘已經起來了,被她背著放在椅上,曬著太陽,瞇著眼睛望著遠方,不知在想什么。
        一切,和其它任何一天沒有什么區別,甚至更好。
        可是,今天對馬佩瑤來說,又十分特別,特別得馬佩瑤都不敢面對,想躲迷藏一樣躲開它,甚至遠遠的,不要和它碰面。
        可是,這天還是來了,如同一個小混混來到馬佩瑤面前,仿佛挑釁一樣道,想躲開我,沒門!
       
        2
        娘在馬佩瑤四歲上,就癱瘓了。娘出去干農活,扛著鋤頭,還哼著歌呢,向前走著?墒,走著走著,就發生了一件事。
        然后,娘就癱瘓了。
        然后,馬佩瑤的童年生活,就戛然而止,如掐了捻子的煙花,燃不下去了,更別說放射出五彩斑斕的流星雨。
        原來,那座橋是木橋,上面蓋著土。那座橋有很多年了,木頭已經腐朽了?墒,誰知道?別人不知道,娘也不知道啊。
        娘走上去,歌聲停止了,接著傳來一聲驚叫:橋嘩地塌了。
        下面是深谷,娘摔下去,呻吟著站不起來。再拉起來,脊椎就斷了。從此,娘就沒有離開床,還有輪椅。
        村人見了,都嘆息,說是很靈醒的一個人,怎么這樣了?有的說娘年輕時挑花繡朵的,可是村前村后少有的女人。
        村人說著,都紅了眼圈,搖著頭。
        娘的往事,娘的能干,馬佩瑤也只是聽說而已。
        四歲之后,馬佩瑤所看到的娘,就整天躺著,不說話也不笑,更不唱歌了。娘吃喝,都是馬佩瑤給拿著,慢慢送到床前。她也同時學會給娘洗腳,給娘梳頭。
        一次,她拿了一碗糊湯給娘送去,她太小了,拿不穩,碗一側,糊湯倒在手上。她哎喲一聲驚叫,娘忙問怎么了。她搖著頭,說沒怎么的,自己撞著凳子了?墒,當時是夏天,又是才起鍋的糊湯啊,怎么能瞞得?娘看到她手上亮亮的水泡,栗子般大,一把抓住,就嗚嗚地哭了,就念叨著:“我這是造的什么孽?我害了自己,也害了自己的女兒。”
        那時,馬佩瑤雖小,已經知道勸娘,知道哄著娘了,說:“不痛呢,娘,真的不痛。”
        娘哭過了,擦擦眼睛,說眼睛痛,讓馬佩瑤去隔壁王嬸家,找點眼藥用用。馬佩瑤就去了,拿了眼藥,再回來,卻推不開門。馬佩瑤喊:“娘,娘。”沒人答應。馬佩瑤隔著窗子一看,傻眼了,娘不知怎么強撐起來,在床上不遠的地方掛了根繩子,將脖子往里套。
        馬佩瑤急了,跑去對王嬸說:“我娘怎么啦,掛條繩子把頭往里塞?”
        王嬸聽了,臉上頓時失了血色,飛一樣撲了過來,幾下撞開門,一把抱下娘叫道:“大妹子,你這是干啥?四歲的女娃,你能扔得下呀?”
        娘就哭,嗚嗚的。
        馬佩瑤終于明白,娘是不想活了。馬佩瑤一把抱住娘,哭喊道:“娘,我不要你死,我不要你死。”
       
        3
        娘后來多次說,自己死了,馬佩瑤就解脫了,就不用苦了。
        馬佩瑤紅著眼圈說:“不,沒有娘,我孤單了,和誰說?我病了,誰問候我?我回來了,一個人空洞洞的,怎么得了?”
        四歲之后,馬佩瑤就陪著娘,一天天地過,一直過到今天。她也如一棵小苗,一天天長著,終于慢慢長大。
        十六歲,她覺得自己已經長大了。
        她覺得,自己背娘去廁所,再也不會讓娘的腳拖在地上了。她覺得,自己再做飯,也不會只做紅薯糊湯,還有下面條了。     她還可以做米飯,烙鍋盔,做別的飯,給娘改換口味。
        她很高興,有理由進也唱歌出也唱歌。
        可是,今天她不太高興,心里有些空空的,沒有著落。
        她幫娘把臉洗了,幫娘把頭梳了,幫娘把飯喂了。給娘擦嘴時,娘突然說:“聽說你爹回來了。”馬佩瑤一愣,抬起頭道:“誰說的?沒有的事情。”
        娘望著遠處說:“王嬸前天來了,說的。”
        馬佩瑤忙搖著頭,說:“真的沒,我還哄你呀,你是我媽啊。”
        娘自言自語,像是對自己說的,又像是對馬佩瑤說的:“是啊,你爹要回來了,知道我們在這兒,也該來看看啊,多長時間了。”
        馬佩瑤點著頭:“就是,娘那么想爹啊。”
        娘就笑了一下,如一個孩子一樣。
        這會兒,馬佩瑤從心里感覺到,自己反而像一個大人。
        她想,是啊,自己已經十六歲了,是個大人了,怎么那么沒出息?干嘛心里不落實?她安頓好娘,提了一籃子衣服,去河里洗。她站在塬上,向遠處的老家望去?墒,老家在云霧深處,怎么也看不見。遠處,有山歌聲響起:“……提起沉香真可憐,孝子沉香有根源。他的舅父是楊戩,母犯天條下了凡,身懷沉香壓華山……”
        歌是當地民歌,名叫《劈山救母》。唱歌的人聲音粗啞,聲音搖搖曳曳,一直飛到遠天遠地去了,讓她聽了,想起老家,想起老家的人。
        可是,現在,她什么也沒有了,只有娘,甚至老家也沒有了。她眼圈有些紅,狠狠擦一把淚,對自己說,沒什么,這么些年不都這樣過來了嗎?
       
        4
        昨天,馬佩瑤見到了爹。爹來這兒,是專門看她的。已經十幾年了,馬佩瑤很少看見爹,甚至,她都有點快要忘記爹的樣子了。爹每年出去,很少回來,有時一年回來一次,有時幾年回來一次;貋砹,住一天兩天,就背著衣服走了。
    那時,她倚著門前的柿子樹,望著爹遠去的背影,淚水就在眼眶里打轉。
        遠山上,有一種鳥叫:哆哆——哆,哆——哆哆——聲音很單調,好像很寒冷的樣子。那時,她也感到很冷,縮著身子,很孤單。她望著爹的背影,很想爹留下來。
        她喊:“爹——”
        她的聲音在風中傳出去,顫巍巍的。
        爹回過頭,望著她。
        她說:“爹,我會想你的。”
        爹站在那兒,擦一把臉,慢慢蹲了下去,蹲了一會兒,又慢慢站起來,慢慢向遠處走去,一直走到山的拐彎處,看不見了。馬佩瑤眼睛就酸酸的,淚珠就出來了。
        她多想爹留下來啊。
        她多想和別的孩子一樣,靠在爹身邊,拉著爹的手,吃著爹買的零食,嘎嘎地樂著,跳著?墒,這些,對于馬佩瑤來說,都很遠,遠得伸手根本抓不著。
        現在,爹卻真實地出現在她的面前。
        爹笑著,將她帶進一個飯館。
        爹叫了很多菜,說:“讓我的瑤兒受罪了。”
        爹夾著菜,給馬佩瑤說:“今兒個,多吃點啊。”
        馬佩瑤看著很多菜,想到了娘。她對爹說:“讓娘也來吧,娘一年到頭很少吃肉呢。”
        爹尷尬一笑,擋住了。
        馬佩瑤有些疑惑,問爹:“怎么不去我們租的房子啊,怎么不見娘?”
        爹撓撓頭,不說話,過了一會兒,告訴馬佩瑤,自己找她,就是想和她商量一件事情。馬佩瑤不知道爹要說什么事情,這么莊重,她眨巴著眼睛望著爹。爹說:“這些年,讓你一個小娃娃照顧你娘,苦了你了。”爹咬咬牙,好像下了很大決心地說,“我想好了,把你娘送到敬老院去。”
        馬佩瑤一愣,問:“娘有你有我啊。”
        爹嘆息一聲,輕聲告訴她:“我……準備和你娘離婚,這種日子真的沒法過了。”說著,爹搖搖腦袋,一副吞咽黃連的樣子。爹垂著眼睛說:“你跟爹,過幾天人過的日子。”
        馬佩瑤呼地站起來說:“不!”
        馬佩瑤倔犟地說:“娘離不開我,我也離不開娘。”
        爹急了,扎撒著雙手道:“她癱了,這樣真不行。”
        馬佩瑤脖子一硬,望著爹說:“咋不行?這么多年了,你不在家,不都是這樣的嗎?”說完,她走了出去,任爹在后面喊,使勁地喊,她都一聲不吭,向前走去。走到一個拐角處,沒有人了,她蹲了下來,將頭往胳膊上一伏,嗚嗚地哭起來。她知道,爹真的不要她們了,爹徹底不要她們了。
        她的淚嘩嘩的,心里有一種山一樣的孤獨壓下來,壓得自己喘不過氣。
       
        5
        王嬸說,你爹有了人了。
        王嬸說,你爹啊,想扔了你娘。
        現在看來,一切都是真的了。
        馬佩瑤哭啊哭啊,哭夠了,站起來,擦擦眼淚,到了一個水龍頭前,用冷水浸了眼睛:免得回去讓娘看見了,問她怎么啦。
        然后,她沒事一樣,哼著歌,回到租住的房子。
        考上山陽縣中后,她不能將娘放在家里。這些年了,娘能活著,都離不開她的細心照顧。每次上學前,她都會早早起來,把飯做好,喂了娘,然后背著書包向學校跑去。放學后,她又急匆匆回家,給娘做飯。
        娘經常說:“沒有這個閨女,我墳頭的樹都盆粗了。”
        娘說時,淚水嘩嘩的。
        她聽了,淚水也嘩嘩的說:“娘,別那樣說行不,你是我娘。”
        她在縣中旁邊租了一間房,將娘帶上,離開老家幾百里,來縣中上學。
        每天,她都很累,忙著作業,忙著上課,忙著家里,忙著娘?墒,今天很好,是個星期天,太陽亮亮的,如紗巾擦拭過一樣,柔柔的?墒,馬佩瑤的心里卻很沉重,一點兒也高興不起來。
        她洗罷衣服,回到租住的房子,準備做飯時,發現娘不見了。她一驚,這是從來沒有過的事,她想起四歲時,娘準備尋短見的事,她的心就拎了起來了。她顫抖著聲音喊:“娘,娘——”
        可是,沒娘答應。
        她急了,帶著哭音喊:“娘,娘——”
        可仍然沒人答應。鄰居告訴她,剛才還看見她娘,爬到馬路邊,攔住一輛出租走了。馬佩瑤的心里咚一聲,她知道娘準備去哪兒。
        她急忙鎖上門,攔了公交車,忙著向車站趕去。
       
        6
        車站離這兒有一段路,在城的另一角。到了車站,馬佩瑤一邊擦著汗,一邊一輛車一輛車地找,終于找到了去老家的那輛車。她跑上去,左右望著,終于看見了娘。娘圪蹴在最后排的一個座位上,如一個可憐巴巴的孩子。
        她跑過去,喊一聲:“娘!”
        娘抬起頭,望了她一眼,眼圈突然紅了道:“瑤兒,你爹回來了,我要回去。”
        馬佩瑤忙說:“爹沒回來,真的。”
        娘流著淚,娘癱瘓了,可是娘的腦子夠用,娘從馬佩瑤的這兩天的神態感覺出來了,老家一定有什么事;再加上王嬸說馬佩瑤爹回來了,可一直不見閃面:娘就猜出了一點東西。娘輕聲問馬佩瑤:“咋的,你爹是不是不要我們了?”
        馬佩瑤不說話,輕輕點點頭,她不知怎么說好,輕聲道:“他也不容易。”
        娘哭了,娘說:“他不容易,你容易呀?”
        娘說:“瑤兒啊,你才十六啊。”
        娘的哭聲越來越大,娘說:“我去老家,一定要問個原因。”
        馬佩瑤一把抱住娘,咚地一聲跪下,哭道:“娘,我求你了,求你不要去。”馬佩瑤想,娘癱瘓在床,已經夠苦的了,她不能讓娘再接受痛苦,雪上添霜。因為,今天是個特殊的日子,她不能讓娘去面對那個殘酷的現實,那對已經癱瘓的娘,簡直如刀子割心。
        娘哭著喊:“沒良心的,你不要我,也不要你女兒了?”
        娘悲愴地說:“我路上死路下埋,可是,孩子怎么辦?”
        馬佩瑤一把抱住娘,哭著說:“娘,別擔心,有我呢,你不會那樣的。”
        馬佩瑤說:“娘,我們娘倆誰離得開誰?”
        馬佩瑤說著,將娘背在背上,流著淚,一步一步走下車,一直走向遠處租住的房子。
       
        7
        今天,是爹重新組織新家的日子,是爹大喜的日子。馬佩瑤沒有去,她將娘背著,一步步走回家,放在床上,做了飯,讓娘吃了,又拿了毛巾,給娘擦了把臉。
        娘仍哭著,哽咽著。
        馬佩瑤勸道:“娘,這些年了,我們不是過來了嗎?”
        馬佩瑤抱著娘的肩說:“我十六了,是大人了,你放心吧。”
        娘點點頭,娘說:“娘那次要死了多好,娘……拖累你了。”一句話,讓馬佩瑤的眼淚再次嘩嘩地流了下來。她為了不讓 娘看見,說自己要去收衣服,趕快跑了出去。
        天已經接近黃昏,她想,爹這時一定忙著,一定在待承客人。
        爹來了信息,告訴了她這件事。
        她的心里,一直空空的,很難受?墒,對于爹,她真的不知道怎么好,她知道爹不容易,可是,她們更不容易啊。
        她的心里,一直把爹當靠山!
        現在,這個靠山倒了。
        她站在黃昏里,望著遠處,好像一直能望見自己的童年。
        她的童年,從四歲就凋謝了。四歲之前,幸福如花兒開放,那時,爹將她放在肩膀上,她兩只腿一踢一踢的,嘎嘎的笑聲滿空飛揚。那時,爹干活回來,會趴在地上,讓她騎在自己背上,駕駕地喊著,馬兒一樣跑著。這些,都將成為一個遙遠的回憶, 存貯在馬佩瑤心靈的一角,不時地翻出來,幸福一次?墒,這以后,爹再也不會來這兒了。她的淚再次流出來,想了又想,拿出一個別人贈送的手機,發出一條信息:爹,我永遠都是你的女兒,我愛你。
        那邊,不一會兒,回復一條信息:瑤兒,爹對不起你啊。
        她將手機輕輕貼在臉上,仿佛貼著爹的臉,仿佛兒時一樣。
        晚霞慢慢消散,西天邊,藍色里透著蛋白色,浸潤著遠處的山和近處的房子,天也慢慢黑下來。她望著遙遠的故鄉,心中,竟然有著一絲絲溫暖。
        因為,那兒畢竟是自己的故鄉。
        因為,那兒畢竟有自己童年的回憶。
        因為,那兒有王嬸,有村里人,還有自己的爹。心里有念想,就有依靠,無論什么時候,心也是踏實的。
        她收完衣服回到房子,娘已經睡了。
        她悄悄鉆入被子里,望著窗外。外面白亮亮的,一輪月亮升起來了,是一盤又大又圓的月亮,掛在窗外的天空上,將窗子照得     一片白亮。
        馬佩瑤睡著了,月光照在臉上。夢中,她的臉上浮出一絲微笑,她已經十六歲了,已經成了大人了。
        明天,她將一如既往地獨立支撐這個家。
        這些,月亮看見。


        點評:我個人毫不掩飾對這篇文章的喜愛,單從文筆角度來說,本文折桂,推薦一等獎不為過。文章突出了一個女孩子對母親的感恩和堅強這一條主線,結構嚴謹,文采飛揚,既生活氣息濃厚,又催人淚下。我之所以沒有推薦一等獎,是考慮到以下幾個因素:我們舉辦征文的一個重要內容是真人真事,這一點我沒有把握,所以我把這篇文章作為了小說來看,是不是有虛構成分,不得而知;其次,對于文中的“父親”這一形象,或多或少與傳播正能量有悖逆之處(當然,作者是為了突出女孩子的艱辛、堅強和感恩),鑒于對這篇文章的喜愛,推薦特別獎。
     
    責任編輯:明天
    215
    頂一下
    您看到此篇文章時的感受是:
    】【打印繁體】【投稿】 【收藏】 【推薦】 【舉報】 【評論】 【關閉】【返回頂部
    我來說兩句
    帳  號: 密碼: (新用戶注冊)
    驗 證 碼:
    表 情:
    內  容:
    伊人蕉久中文字幕无码专区

    1. <pre id="l9gln"><ruby id="l9gln"><menu id="l9gln"></menu></ruby></pre>

      <track id="l9gln"></track>
      <acronym id="l9gln"><label id="l9gln"></label></acronym>